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吕氏文化

西安府志卷第三十二 人物志 宋

来源:本站  作者:吕氏  时间:2018-02-11 11:28:33

 寇准 《宋史》:字平仲,下邽人。父相,晋开运中,为魏王府记室参军。准少通《春秋》三传。年十九,举进士第,授大理评事,知归州巴东县。期会赋役,未尝出符移,惟具乡里姓名揭县门,百姓莫敢后期。累迁枢密院直学士,判吏部东铨。尝奏事,帝怒起,准辄引帝衣,令帝坐,事决乃退。拜枢密副使,罢知青州。明年,召拜参知政事。准入见,帝曰:“朕诸子孰可付神器者?”准曰:“陛下为天下择君,谋及妇人、中官,不可也;谋及近臣,不可也;惟陛下择所副天下望者。”帝曰:“襄王可乎?”准曰:“知子莫若父,愿即决定。”遂以襄王为皇太子。景德元年,命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是冬,契丹大入,帝骇,以问准,准曰:“陛下欲了此,不过五日尔。”因请幸澶州,帝难之,欲还内,准曰:“陛下入则臣不得见,大事去矣,请毋还。”乃议亲征。及至南城,准固请过河,遂渡河,御(此)[北]城门楼,远近望见御盖,踊跃欢呼,声闻数十里。帝尽以军事委准,准承制专决,号令明肃。敌数千骑薄城下,诏士卒迎击,斩获大半,乃引去。其统军挞览战死,乃奉书请盟。准欲邀使称臣,且献幽州地。有谮准幸兵以自取重者,准不得已,许之。帝遣曹利用议岁币,准召利用,语曰:“所许无过三十万,过,吾斩汝矣。”利用果以三十万成约而还,河北罢军。帝待准甚厚,王钦若深嫉之。由是罢知天雄军。天禧元年,拜中书侍郎、同平章事。三年,罢为太子太傅,封莱国公。时周怀政请奉帝为太上皇,而传位太子,复相准。丁谓以闻,乃贬准雷州司户[参军]①。卒,归葬,道出公安,县人皆设祭哭于路,折竹植地,挂纸钱,逾月,枯竹尽生笋。众因为立庙,岁时享之。准没后十一年,赠中书令、莱国公,谥“忠愍”。

《语林》:莱公镇大名,北使至,谓曰:“相公望重,何故不在中书?”寇曰:“主上以朝廷无事,北门锁钥,非准不可。”

吕大忠 《宋史·吕大防传》:字进伯,大防兄。登第,为华阴尉、晋城令。韩绛宣抚陕西,以大忠提举永兴路义勇,改秘书丞。大忠言:“养兵猥众,国用日屈,汉之屯田,唐之府兵,善法也。弓箭手近屯田,义勇近府兵,择用其一,兵屯可省。”为签书定国军判官,会遭父丧。起复,知代州。契丹使萧素、梁颖至代,大忠数与素、颖会议,屡以理折之。元祐初,历工部郎中、陕西转运副使、知秦州。时郡籴民粟,豪家因之制操纵之柄。大忠选僚寀,自旦入仓,虽斗升亦受,不使有所壅阏。民喜,争运粟于仓,负钱而去,得百万斛。绍圣三年②,加宝文阁直学士、知渭州,付以秦、渭之事。徙知同州,旋降待制致仕。卒,诏复学士官,佐其葬。

吕大防 《宋史》:字微仲,其先汲郡人。祖通,太常博士。父蕡,比部郎中。通葬京兆蓝田,遂家焉。大防进士及第,调冯翊主簿、永寿令。迁著作佐郎、知青城县。青城外控文川③,与敌相接。大防据要置逻,禁樵采,严障蔽。韩绛称其有王佐才。英宗即位,改太常博士、监察御史里行。是岁,京师大水,大防陈八事,章十数上,出知休宁县。熙宁四年,知延州,徙华州。元丰初,徙永兴。大防陈三说九宜。哲宗即位,召为翰林学士、权开封府。元祐元年,拜尚书右丞,进中书侍郎,封汲郡公。三年,超拜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,提举修《神宗实录》。大防外厚惷直,不植党朋,与范纯仁并位,同心戮力,以相王室。立朝挺挺,进退百官,不市恩嫁怨。以观文殿大学士、左光禄大夫知永兴军使。左正言上官均论其隳坏役法,夺学士。言者又以修《神宗实录》直书其事为诬诋,徙安州。绍圣四年,贬舒州团练副使,安置循州。至虔州信丰病薨。大忠请归葬,许之。徽宗即位,复其官。绍兴初,赠太师、宣国公。谥“正愍”。

杨昭俭 《宋史》:字仲宝,长安人。祖授,刑部尚书。父景,[梁左]④谏议大夫。昭俭登进士第,天福初,为翰林学士。骄将张彦泽镇泾原,暴杀从事张式。昭俭抗疏论列,请置之法。权臣忌之,停官。寻复中书舍人。时河决数郡,大发丁夫塞之。晋少主喜,诏立碑记其事。昭俭表谏曰:“陛下刻石纪功,不若降哀痛之诏;摛翰颂美,不若颁罪己之文。”少主嗟赏,罢其事。周世宗爱其才,召为御史中丞,多振举台宪故事。开宝六年,以工部尚书致仕。太宗即位,加礼部尚书。卒。⑤

李涛 《宋史》:字信臣,万年人。后唐天成初,举进士甲科,拜监察御史。晋天福初,迁刑部郎中。泾帅张彦泽杀记室张式,夺其妻。式、涛伏阁抗疏,请置于法。植笏叩阶,声色俱厉,晋祖不得已,罢彦泽节制。汉祖起义,以为翰林学士。周初,历刑、户二尚书。宋初,拜兵部尚书。建隆二年,涛被病。有军校尹勋,董浚五丈河,陈留丁壮夜溃,勋擅斩队长陈琲等十人。涛力疾草奏,请斩勋。家人劝久病,宜自爱,涛曰:“人孰无死,但我为兵部尚书,坐视军校无辜杀人,乌得不奏?”太祖嘉之,削夺勋官爵,配隶许州。卒,年六十四。涛慷慨有大志,工为诗,笔札遒媚,居家以孝友闻。

子承休,至尚书水部郎中。

雷德骧 《青箱杂记》:长安人。太祖时,居谏诤之任,有直名。与赵普有隙,时普以勋旧作相,宠遇方渥。骧言普专权,容堂吏纳贿。忤旨,贬商州司户。岁余,其子有邻挝登闻鼓诉冤,鞫得其实,堂吏李可度除名,余党黥配远州,出普知河阳,召德骧复旧官,擢有邻守校书郎。后普复入,德骧乞致仕。太宗勉之曰:“朕保卿必不为普所挤。”有邻性亦刚鲠,有父风,太宗尝谕有邻:“朕欲用汝父为相何如?”有邻曰:“臣父非宰相器。”乃止门下。王禹偁尝赠诗曰:“当时词气压朱云,老作皇家谏诤臣。章疏罢封无事日,朝廷犹指直言人。题诗野馆光泉石,讲《易》秋堂动鬼神。棘寺下僚叨末路,斋心唯祝秉鸿钧。”

宋珰 《宋史》:字宝臣,渭南人。父鸾,监察御史。珰,乾德中进士及第,登拔萃科,解褐青城主簿,知绵州。太宗即位,改右赞善大夫。出知秦州,有善政,就拜监察御史,充陕西转运使。以韦亶代知秦州,未百日,坐事系狱。上以珰前有治绩,再命知秦州,安集诸戎,部内清肃。雍熙初,迁屯田郎中、知益州。属岁饥多盗,珰始至,擒捕招辑,盗皆屏息。淳化中,知苏州,卒。上录其子明远为蒲城主簿,护其丧归葬。珰性清简,历官三十年,未尝问家事,唯聚书贻子孙,曰:“使不忘本也。”次子柔远,举进士。

师颃 《宋史》:字霄远,内黄人。父均,后唐长兴二年进士,终永兴节度判官,因家关右。颃少笃学,建隆二年,举进士上第。解褐耀州军事推官,累殿中侍御史,知资、眉二州。以简静为治,超拜工部郎中,知陕州。真宗以其素负才望,而久次于外,累诏对,询其文章,命以本官知制诰。咸平五年,知审官院、通进银台封驳司。卒。

段鹏 《福建通志》:京兆人。太平兴国三年,知兴化县,擢知兴化军转运使。以游洋转输不便,奏请移于莆。鹏览视形胜,以都巡检廨为军治。借民力,而民不怨。后论创始者,称“段知军”云。

宋涛 《宋史·宋湜传》:温舒子,长安人。端拱二年进士,知襄城县,以政绩闻。

李仕衡 《宋史》:字天均,成纪人,家京兆。进士及第,调鄠县主簿。田重进守京兆,命仕衡鞫死囚五人,活四人。重进即其家谓曰:“子有阴施,此门当高大之。”徙知彭山县,迁知剑州,擢尚书度支员外郎,判三司盐铁勾院。度支使梁鼎言:“商人入粟于边,率高其直,而售以解盐。商利益博,国用日耗。请调丁夫转粟,而辇盐诸州,官自鬻之,岁可得缗钱三十万。”仕衡曰:“安边无大于息民,今增以转粟挽盐之役,欲其不困,何可得哉!”不听,遂行鼎议,关中大扰。乃以仕衡为荆湘北路转运使,徙陕西。真宗幸洛,召为度支副使。上言:“关右既弛盐禁,而永兴、同、华、耀四州犹率卖盐,年额钱请减十之四。”诏悉除之。为河北转运使,建言:“河北岁给诸军帛七十万,而民难于得钱,预假于里豪,出倍偿之息,故工机之利愈薄。方春,民不足,请户给钱。至夏输帛,则民获利而官用足矣。”诏优其直,仍推其法于天下。以为河北都转运使。盗起淄、青间,迁知青州。前守捕群盗妻子置棘围中,仕衡至,悉纵之。未几,其徒有枭贼首至者。仁宗即位,拜尚书左丞,以足疾,改同州观察使。卒。

子丕绪,荫补将作监主簿,为虞部员外郎,解官就养。累迁司农卿,致仕,卒。丕绪居官廉静,不为矫激。家多图书,集历代石刻为数百卷,藏之。

李若拙 《宋史》:字藏用,万年人。举进士,擢上第,授密州防御推官。登贤良方正、直言极谏科,太祖嘉其敏赡,改著作佐郎。迁知陇州,以政闻。雍熙三年,假秘书监使交州。先是,黎桓制度逾僭,若拙遣左右戒以臣礼,桓听命,拜诏尽恭。取先陷蛮使邓君辨以归。使还,不辱命,迁起居舍人。淳化二年,出为两浙转运使,徙江南。若拙尚气节,有干才,然临事缓。宰相以为言,罢使,知泾州。至道二年,黎桓复侵南鄙,又诏若拙充使,桓复禀命。使还,真宗嗣位,诏试学士院,俄知制诰。咸平初,使河朔按边事,知升、贝二州。卒。

子绎,字纵之,幼谨愿自修。举进士中第,除将作监丞,累迁屯田员外,知华州。蒲城民李蕴诉人盗其从子亡去,绎因密刺蕴,蕴有阴罪,侄觉之,惧事暴,杀之以灭口,遂收蕴致法。擢提点河北刑狱,权知贝州。岁旱,绎为酒务,市民薪草溢常数,饿者皆以樵采自给,得不死,官入亦数倍。边民岁输草十余万,委积久,辄腐败,绎奏罢之。三迁本曹郎中,改兵部,为江淮制置发运使。内出绢五十万匹,责贸于东南。绎曰:“百姓饥,不宜重扰。”辄奏罢之。甫半年,漕课视常岁增五之一。绎自以久宦在外,意不自得,作《五知先生传》,谓“知时、知难、知命、知退、知足也”。为右谏议大夫。卒。

赵瞻 《宋史》:字大观,其先亳州人。父刚,太子宾客,徙盩厔。瞻举进士,治平初,除侍御史。时诏内侍王昭明等为陕西诸路(铃)[钤]辖,瞻以为宜追还内侍,责成守臣。又请罢京使,专委宿将。夏人入侵,庆帅孙长卿不能御,加集贤院学士,瞻言:“长卿当黜,不宜赏。”京东盗贼数起,瞻请易置曹、濮守臣之不才者,未报。乃求退,力言返还昭明等,英宗改容,纳其言。时议追崇濮安懿王,中书请懿王称亲,瞻争之。己而皇太(子)[后]⑥手书尊王为皇,瞻入对曰:“陛下为仁宗子,而濮王又称皇考,则是二父。”贬通判汾州。熙宁三年,为开封府判官。神宗问:“青苗法便乎?”对曰:“青苗法,唐行于季世扰攘中,掊民财诚便。今欲为长久计,爱养百姓,诚不便。”初,王安石欲瞻助己,使其党饵以知杂御史。瞻不应,出为陕西转运副使。元祐三年,擢枢密直学士、签枢密院事。明年,同知院事。卒,谥“简懿”⑦。

何常 《宋史》:(宇)[字]德固,京兆人。中进士第,为开封府兵曹,历熙河转运副使。议者欲贷民金帛,使入粟塞下。常曰:“车马转运,民力已病,然未至于死亡者,粟自官出,而民无害也。今强以金帛,使自入粟,惧非贫弱之利。”熙帅及监军劾之,贬秩,徙成都路。中使持御札至,令织戏龙罗二千,绣旗五百。常奏:“旗者,军器之饰,敢不奉诏?戏龙罗唯供御服,日衣一匹,岁不过三百有奇,今乃数倍,无益也。”诏奖其言,为减四之三。除直龙图阁,转通议大夫。谍告夏人多筑堡栅,朝议出兵牵制,常言:“羌人生长射猎,今困于版筑,可以拱手待弊,无烦有为也。”从之。终右文殿修撰。

种朴 《宋史》:世衡孙,长安人。知河州,蕃部叛,朴出讨。时朴至州才二日,以贼锋方锐,且盛寒,欲姑待之,而胡宗回驰檄至六七,不得已,遂出兵。羌知朴来,伏以待。朴遇伏,首尾不相应,殊死战,为贼所杀,以马负其尸去。事闻,赠防御使。

种师中 《宋史》:字端儒,世衡孙。历知邠州、庆阳府。金人内侵,师中援中山、河间。粘罕至太原,师中抵寿阳之石坑,为金人所袭。兵溃,独以麾下死战,身被四创,力疾斗死。师中老成持重,为时名将,诸军自是气夺。诏赠少师,谥“庄愍”。

赵允良 《宋史·宗室传》:周王元俨子,封华原郡王。赵宗愈濮安懿王允让子。赵仲御濮安懿王允让后⑨。赵朴徽宗子。并封华原郡王。

赵頵 《宋史·宗室传》:英宗第四子,封鄠国公。

赵令续 赵世宪《宋史·宗室世系表》:燕王房⑩。赵仲被 赵士陆汉王房。赵仲媺商王房。赵仲峭越王房。并封华原郡公。

赵仲俞 赵仲连《宋史·宗室世系表》:汉王房。赵士型商王房。赵叔崱勋国公房,并封华原侯。

刘化源 《宋史》:耀州人。绍圣元年进士。建炎初,金人陷关陕,守令以城降者,金人因而命之。化源时知陇州,不肯降,城陷被执。使人守之,不得死,遂驱入河北,鬻蔬果,隐民间十年,终不屈。有米璞者,与化源同乡里,登政和二年进士第,时通判原州,刘豫欲官之,杜门谢病,卒不污伪命。

有刘长孺者,亦耀州人。时签(事)[书]⑾博州判官厅公事,与豫书,备陈祖宗德泽,劝以转祸为福。豫怒,囚之百日,长孺终不屈。豫复官之,不从。绍兴九年,宣谕使周聿上之朝,诏赴行在。签书枢密院事楼炤言璞(若)[苦]⑿风痹,化源、长孺老病,遂命各转两官奉祠。其后金复渝盟,长孺之华阴县,不屈,死。

李好义 《宋史》:下邽人。祖师[中],忠州团练使。父定一,兴州中军统制。好义弱冠从军,善骑射,为兴州正将。吴曦受金人说,以蜀叛。亟归,与其兄对哭,谋诛之。密结亲卫军黄术、赵亮、吴政等,女弟夫杨君玉亦与知。长史安丙与杨巨源阴结忠义欲图曦,好义遂遣君玉报丙,丙喜曰:“非统制李定一之子乎?此人来,断曦臂矣。”约二月晦举事。好义夜飨士,麾众受甲,与好古、好仁及子姓拜决于家庙,众皆踊跃。时伪宫门洞开,好义大呼而入。曦露顶徒跣,开寝户欲遁,遂斫其首出伪宫,亟驰告丙,[持曦首抚定]⒀城中,市不改肆。好义请乘时取关外四州,王喜忌其能,沮之。好义曰:“西和乃腹心之地,愿得马步千人,死士二百,赍十日粮可济。”丙从其请,好义率众攻城,亲犯矢石,人人乐死,以少击众,前无留敌。金西和节度使完颜钦奔遁,好义整众而入,欲乘胜径取秦、陇。宣抚令谨守故疆,不得侵越,士气皆沮。好义以中统制知西和州。卒,谥“忠壮”。

朱友恭 《通志》:西安人,泾原将,以兵败不屈死。

甄婆儿 《宋史·李璘传》:鄠县民,母刘与同里人董知政忿竞,知政击杀刘氏。婆儿始十岁,妹方襁褓,托邻人张氏乳养。婆儿避仇,徙居郝村。后数年,稍长,念母为人所杀,又念其妹寄张氏,与兄课儿同诣张氏求见妹,张氏拒之。婆儿泣,谓兄曰:“我母为仇人所杀,妹寄他姓,大仇不报,何用生为!”时方寒食,具酒肴诣母坟痛哭,归取条桑斧置袖中,往见知政。知政方与小儿戏,婆儿出其后,以斧斫其脑杀之。有司上其事,太宗特贷焉。

惠从顺 《宋史·许祚传》:京兆人,十世同居,诏表门闾。

李仲容 《宋史·李涛传》:字仪父,涛孙,万年人。举进士甲科,除大理评事,擢御史,累迁户部侍郎。仲容性醇,易与人言,未尝及势利。三弟早卒,字其诸孤十余人如己子。

元守全 《宋史·裘承询传》:京兆人,五世同居,诏加旌表。

张评事 《续文献通考》:泾阳人,五世同居,男女百口,缌服同爨。宋、金两朝敕命筑义门台,旌表宅里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(点击查看评论列表)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